祠访

ooc患者
自我主义
随缘产粮
恶趣味。

!我ballball你们来小秘密找我!!!

【优散】孤城与你

·很无聊预警
·日常ooc
·拖了差不多一年的点梗(好意思)






这是一座孤城。
就像一贯带上了“孤”字的词汇,例如“孤狼”“孤独”一样,它很安静。独自的矗立在这片无人的地区,又似乎是带了些悲凉意味的破败。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装潢——或许说是对于这一片破败的城市来说,维持着原状便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雨滴落下时敲击着这落了灰的屋顶,风便顺势而为的像是吝啬的老板娘,从上面拂下些碎粒。
如同一把锥刀被握在了毫无美感而刻薄的人手上,对这座可怜的城进行大肆的破坏。
优瓦夏到达这座城时也在下雨。他穿着雨衣,但脸上仍滑下一道道的水痕,双脚上的鞋质量不好也不坏,吸满了水挤压着双脚的空间。走在路上发出可笑的声音。然而又是无法避免的踩到坑坑洼洼的地上所形成的小水潭,又重新吸足了水。
优瓦夏眯起了眼睛。他虽然是不想住进这样莫名其妙的城的,但是身上实在是不舒服。雨水混进眼睛再挤出来,起不了多大作用的雨衣让他浑身都湿透了。
作为一个旅人,穿过雨林时在里面露宿,路过荒地时吃过草叶。对比起来这座孤城简直是无比的亲切。
所以,又何必为难自己。能舒适些就舒适些吧。住在破旧的城中,总是要比在外头吹风淋雨要好的多的。优瓦夏抬起手敲了敲最近的一座房屋的门。
“打扰了。”
自然是毫无回应的。
他一开始也是未期待会有什么回应的,若是真的有人应了——哪怕是温和妇人的一声“请进”,都足够在这个环境里让人害怕。
屋内很空,连进了强盗的房子都不会有这么空的。看似正常却完全不合常理,以前分明有人居住的地方却毫无痕迹。哪怕是被岁月所腐蚀了,也不该消失的如此的完完全全。
他的背包也湿透了,好在里面的一些东西还是被保护起来仍是干燥的。例如火种。
可惜的是屋子的客厅里面却没有什么可燃的。他只好再去别的房间摸索。终于在厨房里找到了一些干木头。
还有卧室里面的一张床。
和完全不存在的家具对应起来,在卧室里的床显得更加诡异起来。明明别的什么都没有,却在卧室里有一张舒适的床?
上面的灰很薄。和这座城的别的地方积累起的厚厚的灰层相比完全似乎就是新的。
优瓦夏沉思了一小会儿,虽说他本来就没有开口。他也没有什么自言自语的破毛病,但是此时此刻却是像更安静了一般。
他最终还是在客厅里升起了火暖身子,脱光了衣服光着膀子坐在火堆旁边啃冷硬的干粮。拧开一小瓶子的盖子喝了一小口白酒,又小心翼翼的拧上放进包里头。
他不爱喝酒,但烈性的酒可以驱寒,身上刚刚被淋了彻底,湿冷得不舒服。
酒入了喉就像是一团火,刺辣辣的从喉咙口燃烧到胃部,一路烧过去的带走阴冷。
也不知道是廉价的酒,还是火焰的渲染,他的脸上漫延上柔软的暖色调。
他本是不想躺上这张床的。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拍掉了床上的灰,窝进了柔软的棉被间。
“……真暖和啊。”
闭上眼睛的时候,优瓦夏感到了一直以来的那个视线似乎才终于像是满意似的移开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要是一直被盯着才麻烦了啊。虽然对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但这种像变态偷窥狂的行为真是让人不安。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真正入睡后。一个少年从窗户翻了进来。
似乎是因为害怕吵醒他,特意踮起了脚尖走路,结果却反而自己的左脚踩上了右脚,笨拙的向前轻轻绊了两步。
似乎像是苦恼一样的双手撑起下巴,跪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优瓦夏。似乎是在最后终于得到了答案一样binglingbingling的眨了眨双眼,站起身来重新从窗户翻走。

优瓦夏是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的。但已经很久的流浪生活没有体会到的舒服感让他在床上赖了一刻钟。
温暖,柔软,舒适。可比帐篷什么的要好多了啊……
他叹了一口气,先打算出门看一看之前的街道。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仅仅简简单单的发出一个单音节的“啊。”
之前的睡意在此刻完全就像是来了一场大风的天空,惊讶的风把所有的睡意都扫荡的一空。
眼前的景象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
昨晚下的雨在地上留下的雨渍还在,甚至优瓦夏出门的时候从房檐上在滴下水珠。但之前空旷无比的街道却是突然的拥挤了起来。
不是“人”的拥挤。而是突然出现了很多的可以站上的方石块和尖刺。每隔几步的前进都会有尖刺的阻挠。
优瓦夏是极限运动挑战的爱好者。他并不害怕这些,只是惊叹于这奇怪的景象与事情。
平常人见到了这样,一定会停下脚步想办法躲过去或者快点离开这座古怪的孤城。优瓦夏却根本没有回头去望原来的那条路。反而兴致勃勃的回到屋子熟练的收起了自己的包囊。
骄傲的极限运动者很久未兴奋起来的鲜血像是突然流动起来。如同突然从冷冻室里拿出来的冰块突然进入了桑拿室。又随着程度的进行化成了水后开始沸腾。
激动与愉悦随着一步步的逼近跃上心头。久违的危险与挑战的刺激感冲昏了他的头脑,终于在一个小地方上犯了错误。
优瓦夏的脚在踩上方块的瞬间,突然感到了身体的失重。脚下的滑腻让他失去平衡整个人倒向地上尖锐的刺。
该死的雨!
他的瞳孔紧缩,心脏在砰砰的直跳,似乎是真的要从喉咙口跳出一般的震动着。紧闭上双眼却未皱紧眉头,反而带上了几丝奇异的释然。



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随之而来。优瓦夏才质疑的皱了皱眉头,睁开双眼仍是那片澄澈的天空,以及一个注视着他的少年。
孤城,突然出现的少年,自己被救。怎么想也不对劲的过了头。他撑起身子坐在这块儿方块上头,眯起眼睛看逆着光的少年。
年纪看起来不大,应该是比自己要年轻几岁的。棕发棕瞳,带着无害的笑容与相貌,撑着脸颊看着他。身上的装扮让人想到了在一些店里做工的学徒,何况也是年轻人,应该是那种匆匆忙忙跑到这跑到那精力充沛的小伙子,又讨人欢喜得很。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要整理信息。最终却发现是无用功,只好开口问他。
“你是谁?”
“你是在问我是谁吗!我是逍遥散人!”
“我是优瓦夏。”
在经历了长久的沉默后还是优瓦夏面对着眼前的这张笑脸认下输来。
他并没有过问散人的身份,反而问起了这些奇异关卡的问题。
散人似乎也很乐意回答,兴致勃勃的给他解释起来。
“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才会这样玩这种游戏。”
这种听起来完全不符合逻辑的话却意外地被优瓦夏接纳了。他也可以理解这样的心情,因为自己也是因为太过无聊,才背井离乡去寻求刺激。
他揉了揉自己其实并不疼痛的膝盖,唇角略微的向上挑。
“我陪你玩。”
散人的目光像是突然被点亮了,却马上又隐晦下来。双手不安的摩挲着身上的布料,还是迟钝的回复一个“好”。
往往都是优瓦夏先行一步,散人傻乎乎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但奇异的保持着一个不紧不慢的速度,像是蓄意的想要掩饰熟练的笨拙动作。
优瓦夏难免还是会有失误,他就像是抓住了最好时机一样的抓住他的手。但当失误开始增多,散人的脸上也浮现了不悦。
“你不能小心一些吗!”
眼睛里浮现的是担忧,但似乎又夹了些别的情绪融在里头。优瓦夏有些清楚,但他还不想点破。
后面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优瓦夏在掌握了游戏技巧后可以说是如鱼得水般的得心应手。散人不得不抛弃那些没意思的小动作,去跟上他的脚步。
直到到达这座城的另一端。
优瓦夏站在一块方块上,只要再向前一步就能够走出城门。
但他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那块原是应该在那的石块上浮到他够不到的地方。
“你还是出手了啊。”
“对不起……”
他回头就看到低着头看不到脸的逍遥散人。回跳了一步让他抬起头来正视双眼。散人却在抬起头的时候露出了一双拼命在忍着泪水的双眸。
“对…对不起。”
“我只是想……你能够再陪我玩多一些时间。”
“大家把我留在这里……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人了。”
优瓦夏露出一个“果然如此啊”的表情。把这个傻孩子的脑袋按下去埋在了胸口。
“你是傻蛋吗。”
看到人把头抬起来,顺手掐掐他的脸蛋。抓住了往两边扯。
“你的关卡设计的太无聊了,我帮你设计吧。”

祠访的提问箱

https://h5.qzone.qq.com/secret/detail/77a2ff8529901bc05ad760249217b6a61dca22e1bd9a524a8b334a839a251fb5bb6ea5da46827d0f/secret?_proxy=1&_wv=3&from=native


对不起,我不会高大上链接。这个4QQ小秘密……
欢迎来找我!

(高亮⚡️)关于蓄谋已久的酷哥本


一起来快活啊(不是)

衍策。:

想向大家征集“对酷哥们的提问”


酷哥们(我,八,访)会在酷哥本中回答大家!


请在评论中提问!


我们会好好收录的!


拜托大家啦♡

【论坛体】我实名要求我们军训的教官出道!!!

ooc,极水注意。我也是日更的人了。
特别没意思,一堆废话


1L——方水猫【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L——路人甲————————
前排吃瓜。
3L——路人乙————————
楼主把话说清楚啊,1楼一堆啊啊啊是什么鬼?学土拨鼠叫吗???
4L——我爸a破大气层————
是不是这次军训过去看到的那个褐色头发的!他人超好!!!
5L——路人甲————————
诶,似乎出现了一个知情人!
6L——才不是黑心莲—————
难道不是黑色头发的那个吗?!
7L——路人乙————————
wow,5L的兄弟来块瓜,看起来这个帖子要火。火钳刘明。
8L——方水猫【楼主】————
!那两个人都很帅啊!!!
9L——仙人球女孩——————
谁又要出道了哇(⁎⁍̴̛ᴗ⁍̴̛⁎)
10L——才不是黑心莲————
我们优教官帅炸了好吗!虽然看起来很严格但也很温柔呀wwww
11L——4²—————————
然后温柔教官让我们跑了十圈操场(手黄再)
12L——见爹头号粉丝————
不要说了,那个教官是恶魔。
13L——方水猫【楼主】———
诶,他有那么可怕吗。我是褐色头发教官带的,虽然累但感觉还在接受范围内啊……(ps:虽然确实晒出色差来了qaq)
14L——我爸a破大气层———
楼主太天真。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们这班他带的班算是第二累的了。
15L——咕咕咕———————
是笑面虎角色吗。
16L——4²—————————
听起来有点带感(喂)羡慕一下楼主体力。
17L——仙人球女孩—————
只有我在意最累的是谁带的吗
18L——我爸a破大气层————
↑还有我。
19L——路人甲————————
我也……
20L——见爹头号粉丝————
没有id的路人就不要瞎插话了。
21L——路人甲————————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22L——路人乙————————
大兄弟不哭
23L——路人甲————————
只有我们才是一起的!!!
24L——路人乙————————
站起来撸
25L——路人甲————————
886,我撤回我刚刚的话。
26L——才不是黑心莲—————
……诶,难道第一的是我们教官吗?!
27L——4²——————————
呵呵,你没有感觉的吗(怨念)
28L——才不是黑心莲—————
没有,我滤镜八百米厚!(挺胸)
29L——咕咕咕————————
最累…你们是在说优教官吗?
30L——方水猫【楼主】————
原来姓优啊,就是那个黑头发,人不高但比较白的那个。
31L——见爹头号粉丝—————
“人不高”22333333
32L——4²——————————
22333333333
33L——仙人球女孩——————
223333333333
34L——我爸a破大气层————
2233333333333
35L——咕咕咕————————
22333333333333?
36L——才不是黑心莲—————
破orz
37L——见爹头号粉丝—————
题归正转,看了看标题这个楼不应该是夸他们的吗
38L——咕咕咕————————
在众多抱怨中的清流
39L——4²——————————
而且还是只看脸(强调)
40L——我爸a破大气层————
只看脸确实
41L——我爸a破大气层————
不过性格就223333了
42L——才不是黑心莲—————
我jio的也挺好的啊OTZ
43L——4²——————————
好个屁
44L——见爹头号粉丝—————
好个鬼
45L——咕咕咕————————
好个乐乐别叫了(?)
46L——我爸a破大气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乐乐别叫了
47L——春夏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8L——4²——————————
过分!我在喝水!!!
49L——春夏冬————————
哈哈哈哈哈哈
50L——方水猫【楼主】————
但是他们真的很帅啊qwqqqqqqqq
51L——咕咕咕————————
这个倒是真的
52L——才不是黑心莲—————
是心动的感觉,我不要我家对象了。
53L——春夏冬————————
你不要对象给我8
54L——我爸a破大气层————
但他们两个都有对象了吧。
55L——才不是黑心莲—————
对不起,我还是要我家对象的
56L——才不是黑心莲—————
虽然他有点直:)
57L——咕咕咕————————
顺毛。
58L——4²——————————
目光呆滞)你们竟然都有对象
59L——春夏冬————————
摸摸)我也没有
60L——见爹头号粉丝—————
摸58l屁股)我也没有
61L——仙人球女孩——————
你们怎么都这样(摸摸楼上)
62L——才不是黑心莲—————
橘里橘气
63L——我爸a破大气层————
实话说,你们不觉得那两个教官关系有点太好了吗
64L——4²——————————
有吗
65L——咕咕咕————————
这么说来确实有点
66L—见爹头号粉丝——————
诶?
67L——春夏冬————————
我怀疑他们两个搞一起的。
68L——才不是黑心莲—————
诶?!!
69L——不要叫洁洁——————
诶,快看我发现了什么@士兵(*`▽´*)
70L——见爹头号粉丝——————
!捕捉隔壁班教官
71L——4²————————————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跟着捕捉一下!
72L—我爸a破大气层———————
跟风捕捉
73L——士兵——————————
?发生什么事了
74L——春夏冬————————
什么,水了这么久的帖竟然出现了传说中的知情人吗
75L——方水猫【楼主】—————
瑟瑟发抖。我是不是应该删楼
76L——士兵————————
不用,我看完了。
77L——方水猫【楼主】————
太好了……
78L——士兵————————
优教官是我师匠@散人m
79L——方水猫【楼主】—————
!!!!!!!
80L——方水猫【楼主】—————
士兵大大qaqqqqqqqq!!!!
81L——士兵——————————
艾特的是师娘
82L——4²———————————
可怜的楼主
83L——不要叫洁洁————————
(ÒωÓױ)
84L——咕咕咕————————
点蜡
85L——见爹头号粉丝——————
点蜡+1
86L——才不是黑心莲———————
点蜡+2
87L——我爸a破大气层———————
点蜡+3
88L——散人m———————————
哈哈哈前面的楼我都看完啦。优教官他确实是个混蛋啊这点没错。
89L——春夏冬——————————
传说中的正主出现惹www
90L——散人m——————————
谢谢让我们出道的楼主同学:D还有,训练确实严格了一些,但是强身健体一下对你们也是挺好的帮助。
91L——4²————————————
!!!我看到光了!!太耀眼了我要瞎了!!!!啊!!!!!
92L——方水猫【楼主】———————
遇到这样的好男人就嫁了吧 o(╥﹏╥)o
93L——路人甲————————
这是什么光辉a
94L———夢想風靡——————
我还以为是什么。
95L——夢想風靡——————
原来是这种帖子。
96L———我爸a破大气层————
这是什么恐怖的气氛
97L———夢想風靡——————
我是优瓦夏,你们优教官。
98L———夢想風靡——————
散老师和我忙得很,不出道。
99L———夢想風靡——————
还有。他人我的,不嫁。
(此贴已封)





很水,你们评论猜猜看那些id是谁呀,应该很好猜。猜出来也没有奖励。(喂)

个人介绍+文章目录

您好,我是祠访。

自设双生子访哥与祠姐。叫哪个都ok。

个性暴躁+沙雕,如你所见是一个非常ooc且拖更选手。

(高亮)bg,bl,gl都吃。不要和我比谁比谁更高贵,都一样。
目前的坑和墙头如下↓
优散优
底特律警探组/900g
one老师作品的两对师徒
undertale friskXsans
一人之下
超蝠
overlord
狛日狛
↑大概就是这些。其实吃的范围很广,不会一一列举出来。
不定时掉落一些文章,应该还算是只写优散优选手,以后不确定会掉落别的坑。
雷点和萌点都很清奇(和我关系好的踩雷了其实也没事)恶趣味。
挺杂食的,但不要在我面前ky,文章写的不是特别好,评论指出错误或者夸夸我都会很开心。
欢迎+q
提问箱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qq小秘密:点我看沙雕
文章目录如下:

【优散优】

单篇幅————

【论坛体】我实名要求我们的教官出道!

差错

这篇星际文不太星际

一男子竟对小学生做出这种事情……!!!

记一个让人迷蒙的上午

离骚

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两个人吵架的情况

访哥的bb

心脏

卑鄙(abo)

卑鄙后续车

朋友

——

消失

消失番外(上)

——

错过

——

夏季十题

冬季十题

——

2017快乐

连载(误)————

字母系列1

——

相遇(1)

相遇(2)

相遇(3)草稿状态

——————

幽灵与青年(上)

幽灵与青年(中上)

幽灵与青年(中)

幽灵与青年(中下)

小故事的东西————-

最初的最初的故事

1

2

车(评论)

联文——————

带娃八题

恋哭癖

感谢阅读。

【优散优】差错

我,ooc。
少女散有
语句不通有

流水账
如果能接受的话→
梗:
「two miserable people meeting at a wedding
「两个同样失忆的人在婚礼上见面
注:大概算是伪失忆





逍遥散人遇上了大危机!
散人清清楚楚的记得昨天自己和优瓦夏躺在床上两个人谈了会儿人生,最后聊着聊着就扯起了淡,两个人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了两圈儿,脑袋瓜子儿都磕到了冰凉的墙壁上头,额头上红了一块儿,惊的他叫了声。优瓦夏贼溜的凑到他面前近距离来了个亲嘴,趁着人还在愣神的时候嘴角一扯一头又给散人撞上去。
散人现在开始怀疑优瓦夏那一撞是不是把自己给撞傻了。一睁眼就看到一片蔚蓝的天空。
太阳暖烘烘的照的人舒服,眼睛却在睁开的时候被刺激到了流下生理性泪水。背后还有棵树,几片叶子掉在了头上怪痒痒。躺在草地上起来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干净的,身上还沾了几片草片。看起来价钱就不便宜的西装裤上粘着草片,散人第一件事就是站起来把自己身上拍干净了。

这是哪?
眼睛还有点疼,不是进了沙石的疼,就是单纯的酸涩,像是痛哭过后的感觉。站起身的时候脑袋似乎还发出了嗡鸣声,差点站不稳扶住了树干。
这具身体的状况不太妙。绝对不可能是自己。
手机应该还在身上的吧……?
从兜里掏出手机,锁屏是两个少年并肩走在路上,脸上都挂着笑。本来应该是令人高兴的一张图片,散人却被吓了一跳。没有别的原因,这两个人无疑就是他和优瓦夏。但是现在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自己”。
哆哆嗦嗦的打开设备的摄像头,切换镜头。散人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他自己的脸。
准确的来说,是明显哭肿了眼睛,脸上还沾着草片,头发乱糟糟的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散人的内心慌乱了起来,并不是因为自己到了另外一个自己的身上。
而是另外一个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样。
手机密码不清楚,散人现在有种种猜测,可能是自己亲人出事了,或者是好朋友出事了,也或者是其他的种种糟糕的情况。但他现在脑袋反而开始镇定起来了。
输入了自己原来的密码是果然行不通的。
但在尝试性的输入0504时却出乎意料,但也完全合情合理的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和优瓦夏的qq聊天记录。和自己不一样的是这里的散人对优瓦夏的备注很冷淡,就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优瓦夏”。
[昨天 23:56]
优瓦夏:时间是明天下午1点半。逍遥傻蛋不要给我缺席[图片]
…什么下午一点半?
散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手指往上滑了几页。愣了好几分钟才消化一个事实——
“优瓦夏要结婚了。”
一阵酸涩从左胸口开始蔓延,像是逐渐在水中扩散的红墨水,漫上了整个胸口。难受的窒息。眼前也有些模糊。
哪怕知道这个身体并不是自己的,散人却感受到了和原来身体主人相同的感受。
如鲠在喉的刺痛。
优瓦夏要结婚了,而我只是他的朋友。是一个配角。还必须笑着看着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而散人只是一个友人a。哪怕今后所有所有再好的料想,也都顶多只是一个排在所有友人前的友人a。
而我想要的并不是作为友人身份。
伸出的手想触碰到的时候却马上收回,始终都不敢说出口。朋友的界限分明的可恶,又暧昧的模糊。
散人感到自己几乎要被负面情绪所淹没,却像一条溺水的鱼一样其实已经适应但不愿意接受。违反着常理。
直到手表上的时间提醒了他,将他从水中拉出来。时针指向11点。距离优瓦夏的婚礼还有两个小时半。
不知道下一刻面临的是什么,但现在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深呼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散人踏出草坪,在qq界面还看到了别人发来的消息。
其实也没有几条,大多数都是比较要好的也知道这个散人苦恋优瓦夏的好朋友发来的。从叙述中散人也完全可以知道,这个自己是真真正正的和优瓦夏做了几年的“兄弟”,苦恋到现在也没有拿到什么好的回应。反而结出了酸涩的果实。
原来如此。所以就让我来帮你——?因为我是和优瓦夏在一起打出了happy ending的散人a吗?
但是散人b你这盘棋也下的太烂了吧!!!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补起。
散人a一边冥思苦想一边跑去面店里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脑子里完全是一团乱麻。突然灵光一现却是想到了自己来到了这里,那散人b岂不是现在在自己的身体里美滋滋的抱着自己的优瓦夏!!!
太不公平了!
直到意识到旁边的人对着自己这么一个吃着吃着面还气得跺脚,身上还穿着西装完全和周围违和感的人投来完全异样的眼神时散人才停下了他幼稚的行为。
可恶!只好和面作斗争的散人再次恶狠狠的嗦了一口面。
按照以前自己发过的定位找到这个散人的家,意外的和自己其实是一个地方。但是地上明显的一双拖鞋显示着主人是一个单身汉的现实。
散人:不开心:(
散人换了鞋进屋去洗手间里头把自己头发重新弄了一遍,虽然不是很顺利,但好歹已经完全没有之前的那么乱糟糟了。糟糕的衣服裤子也理一遍。
……至少要要好好的出席这次婚礼吧。优瓦夏的婚礼。
散人准备好一切,包括粗糙掩盖自己红肿的眼圈这件事后,时间正好已经12:30。
深呼吸,双脚在踏进去的时候还是有点软。距离上一次这样的场合已经有两年多了吧。时间已经是1:15。
婚礼还没有开始,新娘还未看到。散人悄悄溜到后台,看到了也是一身西装的优瓦夏。脸上还带着笑容的看司仪83的安排。
……83,你昨天晚上还安慰过“我”来着的吧……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散人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挺起自己足以让一些小姐姐都惭愧的胸口走了进去。83大概和优瓦夏也说的差不多了,正好拉着人往小角落里走。
反正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下定了这样的决心的散人完全不觉得自己坑了这里的“自己”,把人逼到小角落了倒是结结巴巴的说起话来。
“优瓦夏…我,喜,喜欢……”
憋了半口气才挤出几个字,散人在内心默默地唾弃了自己几下。没办法啊!!!距离自己和优瓦夏告白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优瓦夏却是像是大概猜到了他想要说什么,根本没有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直接从人两个手臂下边钻出来了。
“等会儿再说。”
说着优瓦夏就拍了两下手。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玛丽和陆夫人就把散人拉到了后台。
散人:……我本来想霸气抢亲的。你们都是叛徒嘤嘤嘤。
被拉到后台的散人就听着台前的一步步进行,优瓦夏和自己爱的女孩子在一起。可喜可贺。甚至刚刚的反应都明显都已经是知道了……自己喜欢他的这个事实。但却故意的什么都不说。
说是伴郎什么的都是假的,明明是为了更好控制一下自己这个不稳定因素……
情绪低落下来,已经完美带入另外一个自己的散人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遮掩的好好的眼睛又红了起来。
他本身不是爱哭的人,只是因为优瓦夏才忍不住掉眼泪。
却在之后被一直拉着自己的两个人推上舞台,脸上还带着悲伤,又格外茫然的踉跄的走了几步。
站在中央的是83,优瓦夏一脸悠闲的站在放置着戒指台的左侧,伴郎伴娘的位置是在下方,但自己?站的分明是……
新娘的位置。
优瓦夏脸上还带着笑,是散人熟悉的笑容。随后他拿起戒指,毫不质疑与犹豫的将它戴在了散人的无名指上。
全天下的柔情共占十分,你占八分,你喊我名字的那刻阳光,微风占一分。其余所有占一分。
但散人觉得,被阳光逆照着的优瓦夏,现在的这个时刻,1:30分,占了他的100分。







——————————————
小剧场:
优瓦夏:散老师——是我丫
散人:(刚结婚没反应过来)啊?
优瓦夏:我,不是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懂不。昨天敲你脑袋的那个。
散人:我靠优瓦夏!!!!!!!!你居然骗我刚刚!!!!!你怎么认出我的!!!!!
优瓦夏:你刚刚和我表白那傻样和几年前如出一辙。
散人:…那这个婚礼?
优瓦夏:这个世界的我本来打算就是求婚这个世界的你的。
优瓦夏:不过这次我来了。抵消你之前的那次。
散人:不…这可以抵消的吗。
优瓦夏:不行吗?
散人:回去你给我五次我就确定。
优瓦夏:2次。
散人:……
散人:三次!不能再少了!
优瓦夏:成交。
优瓦夏:顺便,三次分开做。
(老夫老夫a组散优↑)

(新婚夫夫b组优散↓)
优瓦夏:(思考为什么睁开眼睛就是一觉醒来自己在散人怀里)
散人:?
散人:?!!!!!!!!!!
散人:优优优优优优优优瓦夏!!!!!
优瓦夏:哎,大惊小怪什么。
散人:我们两个怎么在床上……
优瓦夏:不知道。
(大概了解这里情况和互相情况确定对方是自己的后)
散人:大混蛋优瓦夏!!!
优瓦夏:恩。
优瓦夏: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我。
散人:……
昨天没有把
对不起,我明天真的不会再喜欢你了,真的。
发出去真是太好了。

————————————————————
废话:我怎么写了这么多……本来想划水一下马上写掉的……(躺)加上废话差不多3k
有点神志不清写的东西,不要深究。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喂)
如果喜欢请支持一下点个小手或者心心8(哭泣)

这张缩略图的fugo好可爱!!!(关注点)

我自己爽一爽,ysy无关。纯洁的小孩子也不要看

我这么拖更,我的粉都是哪来的(发自内心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