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访

ooc患者
自我主义
随缘产粮
恶趣味。

散人看到他唇角的笑终于收了,像是带着不可思议与理所当然的眼眸暗了暗。却缓慢地伸手碰了碰滴着红色血液的剑尖,像是孩童好奇的触碰新鲜事物,似乎这疼痛事不关己。

“你看,我早说就会这样的。”

优瓦夏站在一边早就没了声音。但散人却被他微凉的
手无声的蒙住了眼睛。

“你们不该留他。”

这是散人这辈子听到的他的最后一句话。
优瓦夏带走了那个布包,淡淡回了。

“这自然是你们的事情。

后会有期。”

【人设】

关于完完全全就是私心产物的【相遇】与它相连的系列文章的人设。我慢慢m出来。目前准备详细(?)出场的大概就以下
我自己(ntm)
阿策
夕岚
五千
三秋
涉及到的:
鸟老师
tr
话话
苏总
反正就是因为私心而写的东西(有脸说)我先把人设一点点的放出来,原型特别不满意的话我再来改
no1
夕岚
首先为什么第一个是夕岚的,大概是因为我爱的深沉(不是)
“夕岚寻源”是一个分支点(……)我尽量让夕岚穿过全文(恶毒)因为是夕岚,重要配角哦(靠)
设定上是已经没落了很久的隐世家族的嫡长女,站在继承人位子上带领整个外不强内中空,缺少新鲜血液,同时因为时代原因没有多少人愿意学本门的法术的一个家族。
对于优瓦夏的态度偏向友好,因为优瓦夏身上带着的同源气息而很有好感。但是又没办法去缠着人家问独门。
人类,无派系。
no2
沈访
是的,是我自己,我还不要脸的男女设分拆(……)
属于散仙范围内,但也不太算。有前世大部分的记忆。知道一些优瓦夏和散人以前的事情(但并不是最早),身上有带和他们有因果的东西要还。同时也有把柄被捏着。
因为功法的原因明明没什么大仇就是和夕岚不太对头,但是因为肉搏打得过人家女孩子但是本质上法术被克制不好动手,陆祠也不帮忙所以每次都只是言语挑衅。修因果却老撒谎,被天雷劈了好几次实话。只看前因,不看后果。
幼稚儿童没心没肺,对优瓦夏保护的散人有点好奇。不明物种,属于新派仙。
no3
伍千
本体上是几千年前的混沌,怨气,福源混起来的不明物种。
和散人有直接关联。因为顺口所以传下来的都说是五千年。本来还要日子化形,苏和白话经过那处地方时顺手着去打探打探。就抱回了一个娃娃。
往往抱着一条狗在人类的城市里头混,和三秋两个人都在人间这边过的挺开心。
不明物种,无派系。


no4
三秋
新派
no5
陆祠
无派系
no6
衍策
新派



我会对旧文进行大修。具体哪些是一系列的嘛……挺多的(……)











我想写优哥黄文

恍惚间想起来人设上的🐟是怎么来的。

本来的昵称是叫祠访-闲虞陆的,事实上后面的三个字才是主体

翻译过来就是

痴汉-咸鱼 陆

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祠访乐

【散优】喜欢

大噶好我4祠访,我来炒炒自己的冷饭(ni



部分来源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对应姊妹篇【讨厌】


-捏造过多注意


-有些意识流


-【】内文字为优瓦夏微博原文,擅自扭曲意思。


-ooc




逍遥散人喜欢优瓦夏。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呢!散人也说不清楚。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太久,或许是从第一天遇见,对于这个人不自觉的憧憬开始的吗?


逍遥散人不觉得自己是金子,但就算是卑微的沙土也有资格仰望星空的,对吧?月亮一样的优瓦夏散发着光芒。


可能是因为散人自己个性的缘故,他反而更喜欢月光。


或者说是那一片片的黑夜上的星星。有着方向,不是吗?


很多人也喜欢优瓦夏。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逍遥散人这么想着。


在朦胧的光中他踏上道路,开始追随起似乎根本追不上,在地平线远处的那个人。


被光芒所吸引开始就注定已经不可自拔了。他品尝着亚当和夏娃的禁果,在时间的催化下苹果香气变得越来越浓厚醇香。他醉倒,渴求着更多更多。


这种情感在和优瓦夏第一次说话起就已经没有办法克制住了,


他也喜欢其他的水果,但是没有比苹果更好的了,对吧?已经没有办法更喜欢其他的了。


“我喜欢优瓦夏。”


他睡在了天然子①花中。


隐秘的情感正像香气一样扩散开来占据了整个心房,面对着自己高高在上的前辈优瓦夏,却产生了这种类似于亵渎的情感,年轻人敏感的藏起这林檎②之意,用着一如既往的笑容铺盖着。


再近一点


再近一点


再近一点


在微博上难过时会安慰自己,和自己熬夜聊天的优瓦夏,会在游戏上,各种上嘲讽自己的优瓦夏,做了游戏给自己玩的优瓦夏。


在得知面基的时候已经高兴的快要蹦起来了,不,已经蹦起来了。收到手链的那时即使心中已经经历了多少多少次的宇宙大爆炸,强忍着不要让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超出那条红色的“朋友”的线。


但是哪怕这样嘴角还是高高的扬起来了。


快乐的当时就在优瓦夏面前戴上了,会不会有些不礼貌?但是真的很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优瓦夏


受到的挫折的时候优瓦夏也一直都在,明明已经大半夜了还在陪伴自己聊天,隔着屏幕,隔着1082.4km的距离,散人却像是能够看到优瓦夏的动作,优瓦夏的声音,优瓦夏的表情。


是平静的或者是高兴快乐的,散人又将他的情绪转变。散人依赖着他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优瓦夏。将这份沉重的喜欢酿成的爱意隐约的泄流出。


他在欢悦中毫不质疑,又踌躇万分地的寻求伊甸园。


当禁果的甜美席卷着每一个味蕾,夺取着几乎所有的关注,他听信着“自我”这条蛇的诱惑,自甘堕落,


他喜欢优瓦夏的全部。


这是无法避免的吧?优瓦夏一直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好到散人无法用具体的言语来表达出他的内心。散人想触碰到优瓦夏。


坚持所带来了散人的成功,他的粉丝数也在一天天的增长,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弹幕数量和评论数量不断上升。


他和优瓦夏的距离在缩小。








甚至有一天,他超过了优瓦夏。


此时他的心脏却隐隐疼痛。


我失去了什么吗?


我超过了优瓦夏?


【美好的回忆往往比不好的回忆更为致命】


谗言碎语,新月零的事情,cp党的闹事,还有




                   优瓦夏的退圈




各种附属的情感开始不安


明明一开始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现在二人似乎在不断的疏远起来。这并非本意,而是迫不得已的下下之策。不仅是游戏上,甚至是那个以往“优瓦夏大大”到过去不久“优瓦夏大混蛋”的qq窗口也很少跳动。


散人认识的知名up主越来越多。


散人曾经也沉默着点开新月零的主页。然后又退出。


我们的时代结束了吗?


为不多数的老粉所知的事实昭然若是。


他曾站在邀请自己参与的几个在上海的漫展门口不远,像是期盼什么一样的望着对面的街道。


等待的对象却不用多想。


【谁允许你下雨的】


天气仍然不好的可恶,但目的地已经?到?达了?


于是他合上那顶红色的雨伞,站在红绿灯的对面看着绿色的数字缓慢减小。雨打在身上没有甚么声响,他低头看着身上雨水划过的痕迹从第一个到细密成面。连续的车流惊声不停,从面前不断开过,溅起白色而脏污的水花让他挪动了步伐。


他抬起头发现绿色的数字已被重置。


【    夜长梦多 


                        是享受              】


陷入美妙的沉睡中,似乎像是掉入了无重力的宇宙随着银河飘散洒落做出宇宙跳跃。


散人模模糊糊的觉察着一切,又像一个一个冷眼相对的无能为力的旁观者一样看着过去进行着现在。


无知觉的叠加上去一层层的面具仍在笑意盈盈,内心却像爱丽丝童话中的铁皮人一般空落落。


他丢失了他的鲜红平波③,于是他的心也变得平淡起来。手脚发冷,舌尖苦涩。


散人朝着手里哈气,白色的气迷糊了他的眼。公交车上人多,不断产生的二氧化碳,小声不断的嘈杂声,汽车晃晃悠悠,一切都令人该死的发困。


他的包里放着一个苹果,红中还掺了些黄。他看了看,又重新拿餐巾纸擦了擦,放了回去。昏沉的睡梦中他看见他跳下32楼的阳台,场景无比荒谬的一边是街道,一边是海。人影疏忙灯火阑珊。


但散人眼中的目光只聚集在那一点。


          他随着他跳入大海。


                     来一段海底的遗迹旅行


        来                                        子④


             找                                柰


                  回                       的


                       遗     ☆      失


——


散人喜欢优瓦夏的表情,哪怕他平常总是带着几丝懒懒散散在里头,实际上却藏着比很多人都温暖的一颗心。优瓦夏也对他笑,这种笑过于少了,以至于更加珍贵。


散人喜欢优瓦夏的双手,这双手曾经一度创造过不知多少的辉煌,如今他的主人却已退下神坛。


散人喜欢优瓦夏的声音,透过冰凉的互联网,1082.4km的距离也未消去的东西,很多人都未曾得到的,他拥有的。这种卑鄙的小感情催化着欲望。


散人喜欢优瓦夏。因为白色的花朵凋落了,红色鲜艳的果实甜美可口,诱人心魄。


——


是在害怕采撷不到吗?


——


 


【我趁着夜黑风高


  迷了个路】




“我不会让你迷路了。”


逍遥散人这么想。


他咬下一块外表鲜红色的果肉。


舌根发甜。




逍遥散人依旧喜欢优瓦夏。


















——————


①苹果花的另一种说法


②也是苹果的意思,也指“爱情”之意


③还是苹果哦——


④苹果~


舌尖苦 舌根甜:其实按照常理舌尖感受到的甜味是最重的地方,舌根是感受苦味很重的地方。(顺手注释一下

☆优散锦鲤☆

小熊软糖ε٩(๑13:

锦鲤锦鲤优散锦鲤!紧跟锦鲤潮流不做过气cp!


活动时间:11.11晚八点到11.22晚八点


参与方式:在本条博下评论,由83报数


其他:大家可以尽情转发宣传☆


太太和礼物清单:


@苏我乙树 :给锦鲤写一周的优散睡前故事小段子


@TrrrrOAO_如懿暮瑶九凌祁北太太请更新 :点文


@姬如才 :优哥的红色蝴蝶结发箍两个


@枫子 :点画,手绘或是板绘,手绘的话寄过去,板绘可以点梗或头像。点文。


@秋陌君罹 :点文


@小熊软糖ε٩(๑13 :手稿一份(邮寄)或暗恋小短文一篇(可点梗)


@小熊饼干|ૂ17 :点文一篇(点文不点车)


@沐瑶泠鸢 :优或散的橡皮章加一篇3k字的点梗(不包括暗恋)


@多喝水。 :如果是写过优散文的我手抄文章,没写过的点一个太太的文抄(邮寄)


@如懿_tr太太更新我就更新 :一个不少于5k的点文(不能是暗恋)


@Dr.Sue :提供一個長篇梗給锦鲤寫


@夕岚x :任选一瓶我有的墨水写锦鲤名字


@今天的球又圆了 :给锦鲤买外卖(不超过50元)


@🌟一闪一闪小星星⭐️light :①头像一只【半身或Q版】②指定纸雕③来武汉的话,包锦鲤一天的旅游费用带你玩耍✔包吃包玩


@YUKI.汤圆小丸子 :头像一个


@假酒害人 :一个头像和之前做的那个挂件


@祠访 :一篇3-8k字任意点文


以上☆

【优散】字母系列2

·十分短小

·接上文的1

·混更





fable 寓言,虚构的故事


散人的书架上有很多的故事书。不是现在网上流行的小说故事或者是什么故事。大多数都是普普通通又带着幼稚的,小孩子看的书。


“散老师看来已经过了看拼音的年纪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优瓦夏漫不经心的翻了几本,最终得出一句嘲讽式的结论。


后面的散人头发还有些被寒风吹的乱糟糟的,刚刚回来。带着外头的甜蜜的冰激凌的味道。




G


gainsay 否定


优瓦夏对散人的交际方式其实是有些否定的。 为了别人与大众喜爱的这种设定,听起来就和讨女孩子喜欢的恋爱向游戏里的反差萌角色一样。


什么“只对你露出的这一面”啦,幼稚的可以。谁会动心啊。


而且就算是下意识的,已经变成这样了,也太累了吧。


天才优瓦夏翘着二郎腿,吧砸吧砸嚼着口香糖。


“啪”的一声


泡泡炸裂了。




H


habit习惯


人的习惯还真是挺恐怖的一件事情。


逍遥散人这么想。


仔细算起来其实也认识优瓦夏差不多两年,一开始还是因为好奇与凑巧认识的这个天才,但是相处之后居然觉得除了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以外他也挺好相处的。


所以不知不觉的就习惯了。


习惯了优瓦夏赖床自己把他叫起来,习惯了优瓦夏的独来独往,习惯了他的嘲讽,习惯了优瓦夏式的“温柔”


能和优瓦夏做朋友真的是很幸运开心的事情!

什么,沙雕ooc论坛体120热了

那我在能力内的话试试看画沙雕段8…我一直都想画来着(。

当然前提是我画得出来(不存在的

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应该写不完了但是设备一直要换那么就把m好的先丢在这里8(不负责任)


【狛日】suddenly
-ooc注意
-轻微18x描写暗示注意
-梗源自图片
-私设如山(此文中的教主病的应该不太重?)
-一些灵感出自bgm:suddenly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距离被困在这个房间已经一周了。

日向坐在阳台上,这个房间似乎建立在海洋上,从另外一边的窗户望过去,也是一片蓝汪汪的大海。

温暖的阳光斜射在圆形白色的木质桌上,对面坐着的人是疑似和他一样被绑架过来的狛枝凪斗。

放在桌子上的是两杯温好的热牛奶。日向的书直接大大咧咧的摊在上面,页码堪堪才第5页,明显是不在看的样子。

狛枝举着书,似乎是在看一本生涩的外国作品,日向眯着眼睛看了下标题,就知道大概是什么类型了。

察觉到日向的目光,狛枝将手中的书暂且放在膝盖上。
“有什么事吗,日向君?”
“啊,打扰到你了吗?”
“完全没有。不如说日向君能和我这种渣滓在一起读书我很幸运呢,是因为之前的不幸吗?”

又来了…

日向在心里叫苦一声,还在思索到底该如何应答他已经在7天里的第45个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的时候,狛枝自己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没关系的,日向君不必因为我这种人而感到苦恼。”

话虽如此啊……日向的目光转移到那杯热牛奶上,因为是刚刚才热好的牛奶,还散发着缕缕的热气与牛奶的一种香味。

他喝了一口,并没有太大的甜味,只有淡淡的奶香味儿。

就和狛枝的洗发水的香味一样。

这种怪异的同居生活还要从狛枝提出7天中他第1个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或许应该说还要再往前推进一点开始。

他和狛枝都似乎在毫无察觉的时候被下了药,昏睡后带到了这个隔绝的地方。

日向醒来的时候,恍惚间认为自己回到了当初的那场热带岛屿上的自相残杀游戏,睁开双眼的时候,狛枝的脸与那时重合。

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做这种行为,日向的神经马上便绷紧了起来。

狛枝的手伸在半空,他用0.1s的时间思考后便毫不犹豫的握着站起了身。

看狛枝的样子,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绑过来的。在日向看过去的时候,甚至还回以了一个轻松的微笑。

平凡的合金门上画着一只黑白熊的图案,不能说是可爱的欠扁。关键还在于那张贴着的白纸上用醒目的红色字体打印上的规则。

“只有屋子里的两个人love love才能出去哦。
ps:当然不 love love 也可以唔噗噗噗,但是这样出去了以后呢,两个人就永远都不会见到对方啦”

看上去像是性质稍微可笑恶劣一点的玩笑或者是游戏,却在纸上在永远下面又画了两条红线,里面的意思自然昭然若是。

就这样出去的话他们两个人中会有一个人死,搞不好的话两个人都会死。

日向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确定理解纸上所写的那个“love love”是否是真的他心中所想的。再回头看看应该早就读完了这张纸,仍旧一派轻松作为的狛枝,收到他肯定的答复。

“如果我贫瘠的理解能力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日向君想的那样哦?”

“开什么玩笑!”

日向创依旧无法理解目前发生的事情,因为这实在是过于匪夷所思与莫名其妙。

像是要留给他思考时间似的,连空气都安静了许多。

一直沉默不语站在一旁的狛枝却在这种时候开口了。

“呀啦呀啦确实和我这种人做爱真的很恶心,日向君不必勉强自己的。”
“如果相信我这种垃圾一样的才能的话说不定日向君把我杀了之后就可以自己出去了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狛枝!”
“因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而且我们两个明明是男人……”

话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日向的眼神些许游离,最终越过狛枝看到了外面的阳台。

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或者说想要脱离这个尴尬的话题。

“去看看那边的阳台吧!”

日向创急急匆匆的过去查看,即使知道应该,不,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容易就离开这里,日向在看到下面铺着的细密的电网的时候也不免的失落了起来。

日向创感觉自己头开始疼了。

不仅仅是和狛枝…这一条。被困在这里的话,外界的大家怎么办?自己虽然这次出门的任务不是很重要,但是长时间的失踪未免也太过可疑了吧!

问起来的时候怎么回答?我和狛枝被绝望残党绑架把我们丢到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海上房间让我们不做爱就去死???

叹了一口气,日向关上阳台的拉门。刚刚蹲下来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的狛枝早就没了踪影。虽然日向觉得他仗着才能自己打开门这种可能性不太大,但还是不由的急切的去各个房间里找他。

好在狛枝并没有关上门。日向从外面走进来,就看见了这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一间书房。

陈列着好几个大书架,上面排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桌子上也有一些书……嗯?

和日向想象中的不同,桌子上的那些书,竟然都在讲述两位男性做爱之间的内容。他的手抖了抖,拿起放在最上层的一本,翻开看了几眼。

虽然是很正常的在介绍这方面的知识……但是也不能掩盖它真正的目的的吧?!

日向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童贞的害臊,整只耳朵都红透了。从书中脱离出来的时候,狛枝还在认真的以一种似乎是可以称之为“钻研”精神的在看手上的书。

和日向的那本更不一样。

“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本小黄书吧?!究竟在看什么啊!”
觉得自己头更加疼的日向如此腹诽着。

“虽然可能用不着,但还是有备无患不是吗?”
“毕竟像我这种人在这种方面是没办法完全自主通晓的呢,万一到时候,就算是亵渎日向君也会做的很糟糕哦?”

说话的时候狛枝的目光仍未收回来。却像是知道他所想的那样开口。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果然狛枝的脑袋里想的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奇怪!

抬起头看着日向气呼呼却还是轻轻把门带上的身影,狛枝的脸上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情况,日向君你该如何跨越,然后面对希望的未来呢?

日向在检查完所有的房间之后,梳理了一下总体的思路。
冰箱里面有充足的食物和水可以度过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厨房很小。只有一个厕所,除了客厅以外最大的房间是卧室。但是一点也不意外的是卧室里只有一张大床……除了一台打不开的电视以外,基本上所有的电器都可以使用。

用完晚餐后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面对着那张king size的大床陷入了沉默。

带着不能再明确目的的爱心大床…为了缓解气氛,日向首先提出去洗澡的请求。狛枝没有说话,就当做是一种默认。

浴室里挂了两件尺码差不多的浴衣,日向洗完澡后穿上,该说是意外还是不意外的合身呢——

狛枝坐在床头上拉开了床头柜,好像在研究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日向凑过去看,脸色不太好看。

一大瓶润滑剂…。

视线再顺着往下看,柜子里还有好几盒的tt。日向下意识的拿走狛枝手里的润滑剂就是一个流畅的动作扔进垃圾桶。

等到扔了之后才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妥。毕竟狛枝只是求知欲比较旺盛而已吧……

在为自己不纯洁举动和不纯洁思想反思的日向刚刚反思了3秒,转头就看见狛枝把自己扔掉的润滑液捡了回来。好在垃圾桶里之前也没有扔过什么东西,这里所有的事物似乎都是新的。

“你在干什么啊!”

靠,掉粉了wwwwwww
为什么更新了还会掉粉拖更还涨粉啊(?)